服务热线:021-59995795

相关资讯

默克尔为了德国利益要舌战群雄


(从左至右)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法国总统奥朗德、意大利总理蒙蒂和德国总理默克尔6月22日在意大利罗马会晤,协调立场。

欧盟峰会28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会期两天。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成为其他欧洲领导人眼中的“绊脚石”,她坚决拒发欧元区债券分担主权债务,遭英国媒体戏称 “欧洲最危险领导人”。

峰会前一周,坏消息纷至沓来,股价、汇率、油价,跌声一片,跌跌不休。西班牙银行业集体被降级,塞浦路斯也赶在这个节骨眼上紧随西班牙递交纾困申请,成为欧元区第五个因不堪债务负担求援的国家。峰会前夕,各国毫不掩饰就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应对措施的分歧。

默克尔与其他欧洲领导人,究竟谁的路线才能帮助欧元重塑信心?

只要我活着,就不会发行欧元区债券,不会对欧洲债务实行共同分担。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默克尔的蓝图]

希望欧洲向“政治联盟”目标迈进

欧盟峰会前夕,默克尔及其左膀右臂抛出欧洲进一步一体化的宏伟蓝图。依照构想,欧洲将向“政治联盟”的目标迈进,欧盟各成员国扮演的角色将类似美国各州。

尽管这份蓝图并不新鲜,德国却期望借此支撑己方的最新观点,即一体化才是欧元续命的唯一途径,哪怕这一构想可能需要许多年才能实现。按照默克尔的要求,本次欧盟峰会预计将讨论上述构想的最初步骤,包括设立区域性银行监管部门以及设立某种形式的欧元区财政部监管成员国预算。

然而,在其他欧洲领导人看来,默克尔的宏图伟略既可疑又不利。一方面,在高度一体化的欧洲,德国将成为最有发言权的单一声音,令法国不寒而栗。另一方面,批评者称默克尔的构想仅为掩饰德国不愿采取短期措施分担主权债务的事实。

批评者警告,在欧洲按照默克尔的设想实现深度一体化之前,欧元区可能早已不复存在。

[法意西的想法]

峰会中与默克尔对抗已不可避免

美联社分析,其他欧洲领导人虽依然难促默克尔改变主意,但在本次峰会中可能不再避免与她对抗。

意大利总理马里奥・蒙蒂愈发直言不讳。他27日说,意大利人已经为控制赤字作出巨大牺牲,而国债利率仍居高不下。他认为,意大利人如果看到自己的努力不见成效,将心生“让欧洲一体化、欧元和几个大国见鬼去”的想法,对欧盟构成灾难。蒙蒂还表示,他不会在峰会上随声附和,并已做好峰会谈判延长至7月1日晚上的准备,目的是推动欧盟就稳定市场的具体措施达成共识。

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同一天在议会发表讲话:“金融是最紧迫议题。以现行(借贷)成本,我们(西班牙)无法长时间自己筹措资金。”

供职经济改革中心的西蒙・蒂尔福德说:“我们看到法国人、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显现一致行动的更大意愿。”

蒂尔福德说,他们过去不愿孤立默克尔,“只是灵活手段……效果甚微。他们愈发警惕和受挫。如果有人身先士卒,那将是蒙蒂,”原因是蒙蒂在欧洲颇具信誉,且最难承受无法说服默克尔的政治压力。

[欧元区的前途]

谁的路线能帮助欧元重塑信心

自法国总统奥朗德上台后,就如何应对欧债危机,欧盟各国的分歧越来越公开化。法国等一些国家支持发行欧洲债券,共同承担债务风险;而德国主张各国让渡更多主权,设立统一机构监管成员国预算和经济政策。

对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而言,向欧洲“中央机构”让渡主权意味换个名头活在德国的阴影下。例如,如果欧洲果真选举产生共同的议会和元首,单从人口多寡看,德国将拥有最大话语权。

在这场全欧争论中,德国发现“身边”国家越来越少,几乎只剩荷兰和芬兰。默克尔说,德国将成为峰会的焦点,预计与其他领导人陷入“争论”。

眼下,备受其他领导人的孤立和压力,默克尔坚定己方立场而不移:过度消费和过度借贷的国家必须忍受紧巴日子。她定于本周同意一项温和经济刺激方案,向欧洲经济注入相对少量资金,但仅此而已。

美国《华盛顿邮报》27日分析,默克尔所持立场部分依据德国方面的一种假设,即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没有想象中严重。可是,一旦意大利等国家形势急转直下,陷入更深危机,德国将被逼到墙角,最终同意就短期措施作出更多让步。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27日刊文说,除非重拾市场信心,否则紧缩措施和结构改革都将于事无补。这需要各国毫不含糊共担债务,哪怕只是一部分。德国经济顾问委员会提议整合欧元区部分债务,是不错的开端。默克尔担心德国因此承担风险,可以理解。如果连她都对欧元前途缺乏信心,市场信心可想而知。

[新闻链接]

不堪国内严峻局势希腊企业出逃邻国

刘鹏(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阴云笼罩下,希腊一些小企业不堪国内局势严峻和税率上升,选择出逃至邻国保加利亚。

雅典“环境像丛林”

扬尼斯・佐伊斯现年46岁,家在希腊科孚岛,3年前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市开设他在当地第一家咖啡店。

佐伊斯28日接受法新社记者采访。谈话开始前,他把自行车停在咖啡店外,半开玩笑地说:“我们打算新开一家店,我有点赶时间。”

他即将完成在索非亚第三家咖啡店开业前的最后准备。他说,之所以选择索菲亚,是因为看到商机。他不愿到希腊首都雅典经商,因为“在那里,对这种生意而言,环境像丛林,每个人都准备吃掉对方”。

佐伊斯做过电工,曾在希腊、意大利、德国销售咖啡和茶15年。离开科孚岛后,他全身心投入在保加利亚的生意。如今,他的3个咖啡店雇用大约50名员工。

保加利亚税率低

像佐伊斯这样在邻国做生意的希腊人不在少数。保加利亚国家税务局纳税记录显示,2011年,保加利亚境内有3781个希腊全资企业纳税;2010年,这一数字为2199;金融危机发生前,保加利亚境内仅有数百个希腊全资企业。

另外,不少希腊人如今把钱存入保加利亚的银行,从前不多见。

按保加利亚国家税务局的说法,希腊人对保加利亚更感兴趣的主要原因是税率低、社会保障负担轻和过去一些年来经济环境稳定。

在欧洲联盟范围内,保加利亚是税率最低国家之一,对企业征收的税率一律为10%。

另外,在保加利亚注册一家新企业仅需1欧元(约合1.27美元)且过程较快。与希腊相比,保加利亚劳动力成本低。

保加利亚也不完美

希腊裔保加利亚人科斯塔斯・科洛沃斯的会计事务所与希腊人打交道多年。他说,希腊的问题在于“官僚主义非常严重”、“税率每隔一两年就变”、“生意不好做”;而保加利亚好得多。

然而,佐伊斯提醒,保加利亚并不完美,同样有不少官僚主义现象。他发现,为自己的咖啡店找称职服务员是件难事。

一些分析师向外国投资者发出警告,称需把希腊和保加利亚所在地区整体看待,慎重投资保加利亚。盖洛普民意调查所本月16日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半数保加利亚人担心希腊债务危机殃及保加利亚。

上一页: 电商网站设计方案包括哪些?

下一页: 凯特半年花3.5万英镑买衣服